•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韓語語言景觀現狀研究

2022-03-15 點擊:
劉淋
    (湖南涉外經濟學院 外國語學院,  湖南 長沙 410205   
 
摘要: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深受韓國游客的青睞,韓國游客一躍成為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海外客源市場的主力軍。該文選取最深受韓國游客喜愛、張家界最具代表性的景點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為研究對象,采用拍照的方法,調查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六個核心景點及景區周邊韓語語言景觀的整體現狀,從語言失誤和語用失誤兩方面分析韓語語言景觀的誤譯類型,希望為當地的語言政策制定者提供一定的參考,為旅游部門制定改善韓語語言景觀對策起到借鑒作用。
關鍵詞: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韓語;語言景觀;現狀
中圖分類號:H55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1)11(c)-0140-04
 

 
Research on the Current Situation of Korean Language Landscape in Zhangjiajie National Forest Park
 
LIU Lin
(School of Foreign Languages, Hunan International Economic University, Changsha Hunan, 410205, China)
Abstract: Zhangjiajie National Forest Park is very popular among Korean tourists, and Korean tourists have accounted for the largest proportion in the overseas source market of Zhangjiajie National Forest Park. This article selects Zhangjiajie National Forest Park, the most representative scenic spot in Zhangjiajie that is most loved by Korean tourists, as the research object, and uses the method of taking photos to investigate the overall current situation of the six core scenic spots in Zhangjiajie National Forest Park and the Korean language landscape around the scenic spot.It analyzes the mistranslation types of Korean language landscape from two aspects: language errors and pragmatic errors, hoping to provide a reference for local language policy makers, and serve as a reference for tourism departments to formulate countermeasures to improve the Korean language landscape.

Key words: Zhangjiajie national forest park; Korean; Language landscape; Current situation
     
     語言景觀是指“出現在公共路牌、廣告牌、街名、地名、商鋪招牌以及政府樓宇的公共標牌之上的語言共同構成某個屬地、地區或城市群的語言景觀”。語言景觀是社會語言學研究的一個新領域,通過研究公共空間的語言標志上呈現的語言現象揭示背后的權力關系、身份認同和社會空間塑造等問題,為研究一個城市或地區的社會語言生態打開了新的窗戶。國外語言景觀的研究始于 20 世紀 70 年代,研究趨勢主要表現在: 語言標志邊界不斷擴大 、公共空間范圍逐漸拓展 、理論解釋日益多學科化和研究方法多趨向樣化[1] 。相比國外的研究,國內研究起步較晚。已有研究成果的研究角度主要集中在理論研究和實證調查這兩個方面。通過對國內研究成果進行分析,發現目前國內語言景觀成果更多是集中在理論層面,實證調查的成果較少,而且實證調查的成果中,更多是集中在對北上廣一線城市或省會城市的語言景觀進行調查研究,近幾年也逐漸涌現出對二三線城市韓語公示語的調查研究。
      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又名武陵源風景名勝區,位于湖南的西北部,風景秀美,是聞名中外的五A級景區,吸引了許多外國游客慕名而來,韓國游客更是絡繹不絕,韓國因此成為了張家界主要海外客源國。為了滿足韓國游客們的需求,張家界打造了韓語公示語、韓語招牌、韓語旅游宣傳冊等韓語語言景觀。本論文選取最深受韓國游客喜愛的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為研究對象,研究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六個核心景點及景區周邊韓語語言景觀,調查韓語語言景觀的現狀,分析韓語語言景觀的誤譯類型,為當地的語言政策制定者提供一定的參考和借鑒。


1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韓語語言景觀的調查結果

     韓語語言景觀研究,一方面反映出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的韓語使用狀況,另一方面借以研究背后蘊藏的當地語言政策、權勢關系等信息。本論文將語言景觀根據標牌設立者的差異分為官方標牌和私人標牌(或非官方標牌)[2],調查對象可分為官方標牌和私人標牌兩大類。本論文在調查官方標牌時,以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的六個核心景點的景點名稱、指示牌、警示牌、路線圖、標識語等韓語標牌為調查對象。調查私人標牌時,主要調查六個核心景點區域內商鋪店名所使用的韓語招牌以及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周邊市區街道商鋪所使用的韓語招牌。通過實際拍照取證,在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一共取得了大約一百份韓語招牌樣本,經過整理和歸納,可以分析出這些樣本背后隱藏的深層內容,下面從樣本種類及特征、誤譯類型等方面進行分析,剖析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韓語語言景觀的整體現狀。
1.1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韓語語言景觀的整體現狀
      根據標牌的設立者,可以把標牌分為兩類:“自上而下”的標牌和“自下而上”的標牌,“自上而下”的標牌是指由國家或政府機構所設立的標牌;“自下而上”的標牌是指由自主的個體社會行為者所設立的標牌,諸如商鋪招牌、私人公告、商業廣告等[3]。通過整理發現“自上而下”的韓語標牌數量以絕對優勢超過 “自下而上”的韓語標牌數量。顯然,“自上而下”的韓語標牌構成了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的韓語語言景觀的主體。這反映出張家界景區管理部門和張家界政府相關旅游部門在張家界景區的韓語語言景觀建設方面發揮著絕對主導的作用。
     從語言政策執行現狀來看,所有標牌樣本均使用了漢語規范簡體字。為推動國家通用語言文字的規范化、標準化及其健康發展,使國家通用語言文字在社會生活中更好地發揮作用,促進各民族、各地區經濟文化交流,中國制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通用語言文字法》。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所有招牌使用的漢字沒有使用繁體字或者縮寫形式等,符合國家的語言政策和相關部門的要求。其中市區街道路名指示牌,還加入了漢語拼音,幫助游客更好地解讀漢語。
     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語言景觀還有一個顯著特征就是中英對照遍布景區。隨著電影《阿凡達》的熱映,來張家界的外國游客越來越多,外國游客想要通過張家界的景點近距離感受電影的取景地。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通過英語標識語為外國游客提供英語資源,幫助外國游客更好地進行理解,為外國游客提供了無障礙的旅游環境,促進了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的國際化程度。但是景區周邊的商業街招牌中,中英雙語招牌不太常見,可以看出張家界的國際化程度并不是很高,來這里的外國人大部分都是短期逗留的游客,來這兒工作或定居的外國人不是很多。
韓語是僅次于英語之后的在指示牌上出現頻率最高的外語語種,大大超過了含有日語標識的指示牌數量,這說明在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的境外游客旅游市場中,韓國游客占據絕對的主導地位,2019年度武陵源核心景區接待韓國游客也近30萬人,有約400余名韓語導游常年活躍在張家界。
    從語言的組合模式來看,在這些韓語標牌樣本中,出現了四種搭配組合: 漢字+韓語、漢字+英語+韓語、漢字+英語+韓語+日語。其中,漢字+英語+韓語、漢字+英語+韓語+日語這兩種韓語標牌占的比例較大,多用于景區內的指示牌。漢字+韓語的韓語標牌的比例較少,多在市區韓國游客集中區域內的街道商鋪招牌上使用。這也說明張家界政府旅游部門試圖將張家界推向國際,提升國際化程度,從而吸引更多的外籍游客。
     綜上所述,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韓語語言景觀中官方設立的“自上而下”韓語標牌占多數,第一優勢外語是英語,第二優勢外語是韓語,第三優勢外語是日語,大多數韓語語言景觀以中英韓、中英韓日的多語模式為主。這種組合模式體現了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作為國際化旅游城市的定位,每年要接待大量的來自韓國游客,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的國際化發展,與韓國游客息息相關。
    通過分析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韓語語言景觀的種類和特征,也發現了其中存在的一些問題和不足,在一些中英韓或中英韓日的介紹景點名稱的標識牌中,漢語和英語的語言景觀比較全面,但韓語語言景觀只是對標識牌中的景點名稱進行了描述,至于這個景點名稱的由來和歷史故事,沒有配韓語翻譯,導致韓國游客理解起來很有難度。
1.2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韓語語言景觀的誤譯類型
    韓國游客從十幾年前就已經開始大量到張家界旅游。為順應這樣的發展趨勢,張家界旅游部門在景區設置了韓語標牌,景區周邊有些商販也會推出簡單的韓語招牌吸引韓國游客,為韓國游客提供便利,從而形成了獨特的韓語語言景觀。但其中也存在著許多誤譯現象,不利于景區文化的傳播。劉麗芬教授將公示語英譯錯誤總體上歸為語言失誤和語用失誤[4],該觀點在外語業界廣受認可,在公示語翻譯研究中也被廣泛使用,接下來,筆者將從這兩個方面來分析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韓語語言景觀的誤譯類型。
1.2.1語言失誤
    語言失誤顧名思義是語言本身出現了問題,主要包括詞匯錯誤、語法錯誤、拼寫法錯誤。詞匯錯誤為用詞不當,還包括漢字詞和固有詞的用詞不當、前后用詞不一致、詞匯色彩等方面錯誤。例如:“安全出口”直接寫成“안전출구”,其實應該寫成“비상구”;將“游客”翻譯為“여행객”,雖然韓國游客也能看懂,但是翻譯為“관광객”會更符合韓國文化習慣;賣冰棍的街邊商販將“綠豆老冰棒”寫成“녹두 늘 아이스바”,機器翻譯痕跡嚴重,將“老”翻譯為了“總是”, 其實是一種冰棍,應改為“녹두 아이스케이크”或“녹두 아이스크림”;“急救電話”寫成“구급전화”,實際上,韓國人更傾向于使用“응급전화(應急電話)”這個詞。還有一種詞匯錯誤不容忽視,同一景點名稱不一致,例如:“鳥語林”被翻譯為“조우림”和“새어임”,一詞兩譯,令韓國游客產生混亂,在此應保持統一。通過這些可以看出,詞匯錯誤占據了語言錯誤的絕大部分,使韓國游客無法準確理解。
    在語言失誤方面,語法錯誤也占據了相當大的比重,同樣不容忽視,主要表現為頭音規則、敬語法、人稱、時態、終結語尾、連接語尾等方面的錯誤。“請文明排隊候車”寫成“줄을 문명 차를 기다리다”,這句話中的“文明”不應該被直譯為“문명”,而應采用義譯的翻譯策略,改為“줄을 서서 기다리십시오”或“순서대로 대기해 주십시오”;“禁止隨意走動引起車廂晃動。”被翻譯為“리프트에서 이동하거나 흔들림을 유발시키는 행동을 삼가해주십시오”,其中“삼가해주십시오”是錯誤用法,應改為“삼가주십시오”或“삼가주세요”;“為了您的安全”,被譯為“님의 안전을 위하여”,在漢語中“您”是一個尊敬的人稱代詞,但是在韓語中一般不通過人稱代詞“您”表示尊敬,而是通過詞匯、語尾等敬語法來表達尊敬,去掉“님의”會更好。
    語言失誤中,除了詞匯錯誤和語法錯誤,還有拼寫法錯誤,主要包括拼寫、隔寫、并寫、標點等方面的錯誤。例如:“十里畫廊”翻譯為“십리회랑”,“乘車指南”翻譯為“승차랄림”,“회”和“랄”都屬于拼寫失誤,應改為“화”和“알”。
1.2.2語用失誤
     語用失誤主要包括漢字詞的直譯、譯文繁瑣或不完整、交際信息失真、中式韓語、文化誤解、場合不當、語義模糊、傳遞信息的效果不佳等問題。此類問題主要反映了譯者的主觀能動性和跨文化交流能力[5]。韓語譯者必須具備扎實的中韓雙語語言能力,同時需要具備良好的跨文化交流能力,對中韓兩國的文化習俗和語言習慣非常了解,還有充分的責任心和使命感,有民族自豪感和榮譽心,做到精益求精,及時反饋錯誤,虛心接受意見,進行糾錯改錯[6]。中韓同屬漢字文化圈,很多詞可以被直譯為漢字詞。但對沒學過漢字的韓國年輕游客來說,理解一些生僻的漢字詞很有難度,需要采用“直譯(義譯)”的翻譯方法,這既能保留漢語文本的原義,又有助于韓國游客準確理解韓語標牌。例如:“神龜問天”被譯為“신귀운천” ,“雙龜探溪”被譯為“쌍구탐계”,直接采用漢字詞進行直譯,主要出現在介紹景點的石碑上,沒有詞匯或語法錯誤,但韓國游客看到后會不知所云,如果在直譯后面加上括號,采用義譯方法進行解釋說明,表達效果會更佳[7];韓國游客在欣賞了森林公園的美景之后,可能會欣賞《魅力湘西》、《天門狐仙》等張家界原生態民俗表演,近距離感受更強烈的文化沖擊力,張家界還有如土家族風情、苗族風情、千古情、邊城故事等,這些民俗文化表演非常深受韓國游客喜歡[8-10],在表演現場的屏幕上以及場地周邊也能看到一些簡短韓語介紹,但韓語文本內容的準確度和完整度有待提升,除了采用合適的翻譯策略,還應該從跨文化角度出發,結合中韓兩國人民的文化習慣和語言思維,把張家界民俗風情和傳統文化更準確地傳遞給韓國游客。
     基于這一現狀,張家界旅游部門應成為解決問題的主力軍,積極尋求解決方法。當然,要想把張家界優質的旅游文化準確無誤地傳遞給韓國游客,還需要從培養高質量翻譯人才、采用合適的翻譯策略等方面積極采取對策。


2結語

    本文研究了張家界國家森林公園的韓語語言景觀的現狀,從語言失誤和語用失誤兩個方面,分析了韓語語言景觀中的誤譯類型,指出了韓語語言景觀的不足。希望本研究能夠為當地的語言政策制定者提供一定的參考和借鑒,有助于旅游部門制定有針對的對策,采取措施,提升韓語語言景觀的質量,為韓國游客提供更滿意的景區服務,促進張家界旅游市場的國際化發展,擴大中韓文化交流。
參考文獻
[1] 桂君萍,熊宜春.“一帶一路”背景下撫州市語言景觀調查研究[J].湖北開放職業學院學報,2020,33(24):103-105.
[2] 劉麗芬.中國公示語研究進展與前瞻[J].中國外語,2016,13(6):53-58.
[3] 李旭.面向國際化城市建設的西安城市語言景觀研究[D].蘭州:西北民族大學,2021.
[4] 李鈺瑩.貴州5A景區語言景觀生態研究[D].金華:浙江師范大學,2020.
[5] 吳仙花.韓國語言景觀研究述評[J].韓國研究論叢,2020(2):171-183. 
[6] 熊芝園,劉浩楠,徐喜,王夢婕.合肥罍街語言景觀研究——以官方標牌為例[J].現代商貿工業,2021,42(25):12-13.
[7] 楊陽.“一帶一路”戰略視域下公示語翻譯現狀及策略研究[J].公關世界,2020(22):34-35.
[8] 章柏成.國內語言景觀研究的進展與前瞻[J].當代外語研究,2015(12):14-18,77.
[9] 張暉,史軻.甘肅省5A級景區語言景觀建設研究——基于天水麥積山景區的實證調查[J].旅游研究,2020,12(5):27-41.
[10] 張天偉.語言景觀研究的新路徑、新方法與理論進展[J].語言戰略研究,2020,5(4):48-60.


基金項目:2019年湖南省教育廳科學研究一般項目《語言景觀視角下的張家界旅游資源多語種翻譯研究》 (項目號:湘教通[2019]353號19C1092)。
作者簡介:劉淋(1985,6-),女,湖南常德人,博士,講師,研究方向:朝鮮語語言文學。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最新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影音先锋中文字幕人妻,9亚洲欧洲免费无码在线,久久高清一本无码,国自产在线精品一本无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