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淺析隱喻及熟語的德語翻譯策略 ——以《圍城》第三章為例

2022-03-15 點擊:
范旸  
(同濟大學 外國語學院,上海200000)
 
摘要:錢鐘書的著作《圍城》語言犀利巧妙,充滿了大量獨特新穎的隱喻及熟語,這同中國文化以及語言文字之運用緊密相連。如何準確、統一地傳達相關的文化意象形式及內涵成為了翻譯的難點。該文對時下部分相關分析理論進行簡介,并對《圍城》第三章的中譯德的典型隱喻進行歸納、分析、評述。
關鍵詞:《圍城》;德語翻譯;隱喻;熟語
中圖分類號:  I046;H33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1)11(c)0152-06

Analysis on German Translation Strategies of Metaphors and Idioms
——A Case Study on the Third Chapter of the Besieged City
FAN Yang
(School of Foreign Languages, Tongji University, Shanghai, 200000, China)
 
Abstract: "The Besieged City", written by famous Chinese writer Qianzhongshu, has a fairly sharp but also delicate style of writing. In this work Qian embedded a large number of unique and novel metaphors and idioms, which are closely intertwined with Chinese culture, Chinese the language itself and even Chinese characters. To accurately unfold the cultural image and connotation underneath the words has become a difficult part for translation. This paper makes a brief introduction to some of the latest theories, followed by summaries, analysis, as well as reviews on the typical metaphors translated from Chinese into German in Chapter Three of The Besieged City.

Key words: "The Besieged City"; German translation ;Metaphor; Idiom
 
     《圍城》是著名現代作家錢鐘書所著的長篇小說。小說中描寫了一大批20世紀30年代曾留學海外的青年知識分子的故事。被譽為“新儒林外史”的《圍城》是中國近代文學史上一部影響深遠的諷刺小說,書中大量存在的至今為人稱贊的巧妙隱喻和妙語顯露出錢鐘書深厚的文化底蘊和知識素養。
     此書在20世紀60年代以后,被翻譯成英語、日語、法語、德語、俄語等文字,流傳甚廣。其徳譯本《Die umzingelte Festung》由著名德國漢學家Monika Motsch于1988年翻譯并出版發行。譯者莫宜佳在意大利的國際漢學會議上偶遇錢鐘書,錢鐘書精彩的演講給Monika 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并成為其最終決定翻譯《圍城》的契機 [1]。莫芝宜佳曾稱贊《圍城》為世界范圍內“第一部中西文學合璧的小說”。
 

1 隱喻及相關翻譯策略理論

     隱喻是比喻的一種,它把某事物比擬成和它有相似關系的另一事物,也叫暗喻。在此基礎上發展出了隱喻的比較論,認為隱喻是運用相似聯想對不同領域的事物進行比較,借用一個領域的詞匯說明另一個領域的事物。而不僅僅局限于省略明顯“喻詞”的比喻。
     與此類似,袁暉在敘述比喻修辭法的專著《比喻》中是這樣描述隱喻的:隱喻是比喻的一種,是利用乙事物來說明與其本質不同而又有相似之處的甲事物,但這種比喻關系是暗含的。這種定義強調了被比喻和比喻的兩個事物本質不同,共同關系也是有限的,但在此基礎上通過利用聯想將相似之處進行對比,達到特定的表達效果。只有相似性和差異性同時存在,并發掘出潛在的相似性的隱喻才能給人鮮明突出的印象,才能傳達由某事物轉移至另一事物的意義。
      此外,隱喻作為比喻的一種,“是一種語言使用現象,只有在一定的語境中才有可能產生”。語境一般情況下可分為兩種,即由上下文界定的語言語境和以交際環境及文化背景界定的非語言語境。對語境特別是與民族文化背景息息相關的非語言語境的把握是否準確,很大程度上決定了隱喻能否達到預期的目的與效果,這也是譯者在翻譯隱喻時需要把握的核心[2]。同時,非語言語境也與存在于源語讀者心中的文化因素,語言和文化緊密相連——即文化預設(kulturelle Präsuppositionen),譯者需考察對隱喻理解上的源語語言使用者、社會、文化和心理認知等方面的特點,使其契合翻譯過程中的語言、社會、文化和認知因素。
     此外,功能對等理論方法也適用于對隱喻翻譯策略的分析,“功能對等”尋求源語和目的語功能上的動態對等,不局限于字面上的對應,既實現語義上的對等,也要實現功能上的對等,減少譯文讀者理解上的差異。功能對等理論以意義和風格對等為基礎, 強調譯入語讀者對譯文的反應與原文讀者對原文的反應的基本一致,其核心在于: 從源語的意義、風格以及讀者反映出發, 實現最高對等或者最低對等,將讀者的客觀反映作為衡量譯品好壞的標準 [3]。作為具有豐富文化含義及背景的修辭手法,如何對隱喻進行翻譯使得譯文讀者對于該譯文隱喻的理解與中文讀者對該隱喻的含義、感知相同,也成為隱喻翻譯的關鍵。下文將具體舉例分析。
     Katrin Kohl用具體舉例說明了隱喻的定義與內涵。如der Lebensabend一詞, 其本義為“晚年”。„Während das Wort ›Abend‹ für sich die Schlussphase des Tages bezeichnet, hat es im Kontext ›Lebensabend‹ die ›übertragene‹ beziehungsweise ›uneigentliche‹ Bedeutung ›Alter‹. Hier ist ein Teil der Vorstellung ›Tag‹ auf die Vorstellung ›Leben‹ projiziert. Es ist eine Metapher.“ [4] “晚上”原指一天中的最后一個時段,但是將Leben和Abend復合后,這里的日時段的含義就映射為人生的階段。這種映射則構成了隱喻。„Aus mentaler Perspektive ist die Metapher das Ergebnis einer ›Projektion‹ von Elementen einer kognitiv-sprachlichen Einheit (aus einem meist konkreten ›Herkunftsbereich‹) auf eine andere kognitiv-sprachliche Einheit (einen meist abstrakteren ›Zielbereich‹).“ 同時,這種映射往往是由具體的語義來源引申到抽象的語義群。„Aus sprachlicher Perspektive erzeugen Metaphern eine ›bildliche‹ Rede, in der Wörter nicht ihre ›eigentliche‹, ›wörtliche‹ Bedeutung vermitteln, sondern eine (meist abstraktere) ›uneigentliche‹, ›übertragene‹, ›metaphorische‹ Bedeutung.“ Kohl認為,從語言角度來說,隱喻是一種形象的語言,在隱喻中不再傳達原本的字面含義,而是一種抽象的轉義。
 

2 隱喻的翻譯策略

     從上述對隱喻的界定以及相關翻譯策略理論可以發現,隱喻翻譯的核心在于恰當地處理原文和譯文之間的關系,包括充分理解原語下隱喻中的映射含義,并準確將文化意象和該意象傳達的雙重內涵盡可準確地在譯入語中找到對應表達,或是尋找這種對等關系[5]。除了要求譯者具備較高的語言文字水準,更需要廣博的譯入語和譯出語文化知識,要充分地考慮原文作者構建的隱喻中的文化元素及藝術效果,文化因素往往凝聚著各個民族歷史、語言等人文文化精粹。
     針對具體的隱喻翻譯策略,學者們也進行了較多相似歸納。譚衛國談及文學作品中隱喻文化的翻譯時提道:直譯為主,直譯加注、意譯、合譯為輔。韋孟芬在考慮文化差異及源語意義、作者行文風格、讀者的反應的基礎上提出五種隱喻翻譯策略:直譯法、意譯法、換喻法、直譯加注釋 或注解法。劉法公從文化的關聯性及缺失性的角度,歸納出四種隱喻翻譯策略:轉換喻體,擴展隱喻并補出寓意,直譯喻體并增加釋義,文化喻體直譯并內涵“解”譯,喻體是隱喻核心的要素,也是隱喻翻譯的關鍵,保留喻體、轉換喻體、解釋喻體或省略喻體會產生不同的效果,因此翻譯過程中譯者須依據具體的語境和翻譯目的,靈活采用不同的翻譯策略[6]。這里歸納了常見的隱喻翻譯策略,并針對第三章隱喻的德譯本的德語語言特點,采用以下的分類分析方法:直譯、直譯加注、喻體轉換、省略隱喻等進行分析。
 

3 《圍城》第三章隱喻代表性實例分析

      下面筆者以錢鐘書所著《圍城》 與Monika Motsch的《圍城》德譯本第三章中的部分典型隱喻為例,分析譯者如何在翻譯過程中向譯文讀者傳達隱喻內涵的同時保留原文的文風筆法[7]。
3.1 直譯法
例1:
    原文: 他們那些俗不可耐的商人,當然只知道付了錢要交貨色,不懂得學問是不靠招牌的。
    譯文: Diese spießbürgerlichen Geschäftsleute wollen für ihr Geld natürlich die Ware sehen. Sie können nicht begreifen, dass wahre Bildung kein Aushängeschild braucht.
    解釋:中文的“招牌”通常指店鋪或商品的廣告牌,這里把學問暗喻為商品,內容上諷刺了方鴻漸丈人等人在報紙上刊登學術頭銜的虛榮、庸俗行為;而德語詞Aushängeschild的選用得十分精妙,朗氏辭典中對該詞的解釋正是:1. Werbeplakat, Reklameschild; 2. Person oder Sache, die man öffentlich vorzeigt, um einen guten Eindruck zu machen直譯為“為了給他人留下好印象,公開展示的人或事。”這同時即包含了這里中文表達中的深層含義,即這里的隱喻義——將學問頭銜作為“幌子”,利用其為他人留下好印象,從而借此獲取更多利益。譯者在準確理解中文“招牌”的引申義后,在德語詞匯中選定了同樣具有此引申義的詞匯“Aushängeschild”,克服了“廣告牌”的字面純粹含義,使得譯文讀者更易領會到作者的諷刺隱喻。
在語言所指的文化內涵意象相同時,采取直譯方法選取目的語中的等同詞匯,同時完成了形式和功能上的對等,實現了隱喻翻譯最理想的形式。
例2:
    原文:心理好比冷天出門,臨走前還要向火爐前烤烤手。
    譯文:Wie jemand sich noch am Ofen die Hände wärmt, bevor er in die Kälte geht.
    解釋:蘇小姐因為某日方鴻漸沒跟自己親近,特送他到走廊里,表達了她的愛戀、不舍之情。此處同樣采取了直譯,保留了火爐、烤手等意象。這些意象不論在中文或德文中,對不同國家讀者來說具有同樣的含義,直譯時也可將“蘇小姐的感情”與“出門前暖手”中潛在的相似含義“留戀”相關聯。
3.2 直譯加注
    由于中文和德文語法、句式結構、表達習慣等差異,即便存在共同交叉意象時,往往也無法逐字逐句進行直譯。另一種情況下,某文化意象或表達只在中文中較多使用,目的語讀者僅對其      停留在“略有知悉”層面,或者無法理解其慣用語的潛在含義和關聯,但同時,保留其意象對于轉達作者原意和文風又至關重要,此時往往采取直譯加注的策略。
例3:
    原文:“瞧不出你這樣一個人倒是你搶我奪的一塊好肥肉!”
    譯文:„Ich begreife nicht, wieso die Frauen auf dich so scharf sind wie auf einen fetten Braten!“
     解釋:這里把方鴻漸比作肥肉,暗示其對幾位女主人公的吸引力。翻譯時保留了„einen fetten Braten“ 肥肉一詞,補充了„wie“和主語„Frauen“,采用了直譯加注的翻譯方法,直譯為“女士們對你宛如對一塊肥肉一樣熱烈。”在這種簡單的意象下,通過補充„wie“一詞譯者首先將隱喻變明喻,其次點明Frauen,使得對譯文讀者來說不熟悉的表達“auf einen fetten Braten”的隱喻內涵更為明朗,在拉近了和譯文讀者的距離的同時,完整地保留了原文隱喻的意象和表達。
例4:
    原文:他深知自己寫的英文富有英國人言論自由和美國人宣言獨立的精神,不受文法拘束的,不然真想仗外國文來跟唐小姐親愛,正像政治犯躲在外國租界里活動。
    譯文:Er war sich schmerzlich bewusst, dass sein Englisch so frei war wie die englische Redefreiheit und so unabhängig wie die amerikanische Unabhängigkeitserklärung. Sonst hätte er wirklich versucht, sich mit seiner Liebe zu Fräulein Tang ins Englische zu flüchten, genau wie ein politischer Flüchtling im ausländischen Pachtgebiet Unterschlupf sucht.
     解釋:前半句采取的是直譯方法;后半句采用了直譯加注的方法,將仗著外國文轉譯為“和唐小姐躲入英語中去”,“政治犯躲在外國租界里活動”譯為“正如政治難民在租界找避難所。”進一步向譯文讀者明確地解釋了方鴻漸為了掩飾自己的羞怯,想用外語來更大膽地向唐小姐表達愛意的想法,把英語作為了避難所。如直譯為“像政治犯躲在外國租界里活動”可能會造成語義不明。補充說明了“活動”即為“找避難所”,并借此補充,把“躲入英語”比作“在租界找避難所”的內涵直接表達了出來。沒有改變該隱喻傳達的內涵,同時使得語義更加明朗。
例5:
    原文:這不是吃菜,這像神農嘗百草了。
    譯文:Das ist nicht mehr essen, sondern probieren- so wie der legendäre Kräuterdoktor Shennong Hunderte von Heilkräutern durchprobierte.
    解釋:神農嘗百草是一則著名的中國古代神話傳說。神農氏本是三皇之一,即炎帝。有一次他見鳥兒銜種,由此發明了五谷農業,他看到人們得病,又拿著神鞭從都廣之野走一路鞭一路回到了烈山。神農嘗百草多次中毒,都多虧了茶解毒。因誓言要嘗遍所有的草,最后因嘗斷腸草而逝世。對于該故事的淵源背景譯文讀者了解有限,如直接采用拼音進行直譯,譯文讀者將無法確切理解這里的隱喻義,即唐小姐諷刺方鴻漸點的菜太多,每道都只能吃一口。因此,作者加上了der legendäre Kräuterdoktor(神話中的藥草大夫)的注釋,使得此處的喻體意象的文化背景更加具體,譯文讀者更易接受。
3.3 喻體轉換
    針對如《圍城》等文學作品的翻譯,因中德文化及社會環境的差異,當隱喻是中國語言文化特有的表達意象時,時常會出現隱喻在譯入語中找不到相同喻體的情況;蛘叽嬖谠摽陀^事物,但不具備和中文相同的隱喻所傳達的深層含義,此時可以不局限于字面對等,而是選取意義相同的譯入語中的喻體,采取轉換喻體意象的表達方式。這種喻體轉換的方法屬于間接翻譯。此譯法既能讓讀者體會到原作者寫作風格下傳達的隱喻義,同時又大大降低了譯文讀者的理解困難,使得譯文更加契合譯入語的語言、社會、文化和認知因素,實現隱喻翻譯的功能對等。
例6:
     原文:他明知唐小姐不會,然而還希望她會寫幾句話,借決絕的一剎那讓交情多延一口氣。
    譯文:Obwohl er wusste, dass es unmöglich war, hoffte er trotzdem auf ein paar Zeilen von ihr, um den letzten Augenblick ihrer Freundschaft noch ein wenig zu verlängern.
    解釋:這里采用了隱喻和擬人的雙重修辭手法,針對原文中慣用的中文表達“多延一口氣”,譯者采用了譯入語讀者更熟悉的Augenblick(片刻,時刻)一詞,直譯為“延長片刻”。用譯文語言中可以引起與原文形象相同聯想的形象來取而代之,也同樣達到了意義和風格的對等。
例7:
    原文:只見唐小姐云端里看廝殺似的,悠遠淡漠地笑著。
    譯文:Fräulein Tang lächelte so distanziert, als blicke sie aus olympischen Gefilden auf ein Blutbad.
解釋:這里的“云端看廝殺”指的是唐小姐不想參與進兩位男主人公爭奪蘇小姐的紛爭。這里譯者采取了典型的西方意象 „olympisches Gefilde“。奧林匹斯山(der Olymp)是古代希臘神話中眾神居住之所,這里把唐小姐比作了居高臨下注視紛爭的女神。Gefilde在舊時德語中的用法意為“地點”或者“地區”。
例8:
    原文:方先生,你真神秘!
譯文:Sie sind eine Sphinx.
解釋: 此處屬于喻體轉換的特殊情況,原句沒有使用隱喻,而譯文則將形容詞“神秘”譯為了名詞Sphinx(斯芬克斯),表達成了隱喻,錦上添花。斯芬克斯是古代希臘神話中帶翼的獅身女面怪物,專殺那些猜不出其謎語的人。暗指蘇小姐對方鴻漸的近況一無所知,也不知道他心里的想法,在這里把他比作斯芬克斯。譯者構建了貼近譯文讀者的文化意象,實現了原文對于原文讀者和譯文對于譯文讀者功能上的對等,屬于在功能對等理論基礎之上的喻體轉換方法。
3.4省略隱喻
     當隱喻中的意象所包含的文化內涵或者背景較復雜,并成為理解該隱喻的必要前提時,譯者有時會選取直接省略隱喻的方式。即根據譯入語的語言特征及原語作者的思維方式,用通俗易懂的語言轉換原文中的內容。此外,如在上下文行文速度快的語篇情況下,如人物對話中,過多篇幅地對隱喻意象的闡釋或補充可能會對讀者閱讀的流暢度造成影響,進一步影響原作者文章風格的準確傳達,或對譯文讀者的理解造成障礙。 
例9:
    原文:沒有好戲做給你看
    譯文:Jetzt sind Sie nicht auf Ihre Kosten gekommen.
例10:
    原文:政治舞臺上的戲劇全是反串
    譯文:Die Rollen auf der politischen Bühne sind völlig falsch verteilt.
    解釋:反串,中國戲曲中的表演形式,指扮演與自己性別不一致的角色。這里指的是方鴻漸認為女人的心思更縝密,更適合從事政治職業,而時下往往是男性較多。德語中沒有具備相同文化內涵的對應“反串”的詞匯,于是作者采取省略隱喻,直譯為“角色分配錯了”。聯系上文主人公對女性的評論,這種通俗化表達反而更加精煉,更容易理解。其次,這句話來源于人物的對話,如采取加注等方法往往會影響行文、閱讀的流暢。
 

4 熟語的界定

    所謂熟語,就是語言中固定的詞組或語句,使用時一般不能任意改變其組織,且要以其整體來理解語義,包括成語、諺語、俗語、慣用語、歇后語、格言等[8]。根據杜登詞典的解釋,熟語是具有形象意義的詞組。在《圍城》第三章中,大量具有中國文化和漢語表達特色的熟語的巧妙運用展現著作者深厚的文字功底和文化修養。但同時,如何準確傳達熟語表達的原語文化的形象內涵便成了翻譯時的難點。
 

5 《圍城》第三章熟語代表性實例分析

(1)當漢語熟語字面含義較明顯,直譯后的譯文符合德語語言規范,不會引起德語讀者錯誤理解,能通過字面含義推斷出熟語的比喻意時,譯者往往采取直譯的翻譯方法,保留漢語熟語的形象,修辭手段和民族特色[9]。
例11:
  原文:洞房花燭
  譯文:Kerzen im Brautgemach
例12:
    原文:錦上添花
    譯文:Blumen auf Brokat sticken
例13:
    原文:老話說:要齊家而后能治國平天下
    譯文:Wie die Konfuzianer sagen, muss man zuerst sein Haus ordnen, bevor man die Welt regieren kann.
    解釋:“洞房花燭”這里直接譯為“新娘房間里的蠟燭”,表示新婚之夜。錦上添花意思是在華麗的錦緞上再繡花,比喻美上添美。譯者直接采取了“把花繡在錦緞上”的譯法,既保留了漢語原文中的熟語形象“錦”和“花”,又使得譯文簡單易懂。同樣,例132中的“齊家”和“治國”的概念也采用了直譯方法。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發現比較容易做到形式上的對等。
(2)在原語的文化意象比較復雜,或者在譯入語很難找到形式對等的意象時,簡單的羅列和疊加容易導致譯文晦澀難懂,譯者可以根據譯文讀者的表達習慣,舍棄原文的某些意象,使得表達更加清晰、簡練。
例14:
  原文:金榜題名
  譯文:Erfolg im Examen
例15:
    原文:“反正你會擺空城計。”
    譯文:„Zumindest können Sie gut bluffen.“
例16:
    原文:你們不知道出處,就不要穿鑿附會。
    譯文:Wenn ihr die Quellen nicht kennt, gebt bitte keine gewagten Interpretationen.
    解釋:金榜是科舉時代殿試揭曉的皇榜;題名是寫上名字,指科舉得中。這個成語的來源和中國科舉制度有關,但在這里過多的來源解釋會顯得累贅,所以譯者直接譯為了考試取得成功?粘怯媮碓从诘涔省度龂萘x》,是指在危急處境下,掩飾空虛,騙過對方的高明策略。比喻掩蓋自己力量的不足,以使對方迷惑或后退,有時也有貶義。這里翻譯的時候省略了該典故,而直譯空城則使譯文讀者無法理解,于是譯者在這里翻譯成bluffen, “虛張聲勢,嚇唬”,直接表達了該熟語傳達的意思。
(3)當熟語的原語形象直譯不易被譯語讀者接受和理解時,如果譯語中有和原語形象相同的詞語,可以進行替代,如果譯文對于譯文讀者和原文對于原文讀者的兩個文化意象內涵可以傳達相似或同等的效果,則既達到了形式對等,又達到了動態對等。
例17:
    原文:怪不得閣下的大作也是那樣斑駁陸離
    譯文:Kein Wunder, dass Ihre Meisterwerke so ein Babylonisches Durcheinander sind.
例18:
     原文:以后言動要斬截些,別弄假成真
     譯文:Nun wollte er entschiedener auftreten, damit nicht plötzlich aus dem Spiel Ernst würde.
例19:
    原文:恨自己心腸太軟,沒有快刀斬亂絲的勇氣
    譯文:Er hasste sich selbst, weil er zu weich und feige war, um den gordischen Knoten zu lösen.
    解釋:“斑駁陸離”指色彩多樣、斑斕絢麗。這里方鴻漸用該詞來諷刺曹元朗的詩作東拼西湊,混亂無章。Babylonisches Durcheinander指的是圣經中的關于人類語言多樣性的起源故事,這里指代的是語言混淆(Sprachverwirrung)。例15中講中文成語“弄假成真”譯為和其內涵相同的德語熟語“aus dem Spiel Ernst werden”。例16中“快刀斬亂絲”的翻譯來源于希臘神話。
 

6 結語

    通過對“隱喻”和“熟語”的界定,結合相關分析理論,在具體個案分析中,我們可以看到,譯者在處理《圍城》第三章中的隱喻時,盡可能地采取了保留喻體的方式,在必要情況下添加注釋或者采取等同意象替換,采用與目的語讀者貼近的表達方法,讓譯文讀者獲得語境效果。在這樣的處理方式下, 文化共性可以幫助譯文達到最佳對等。
 
參考文獻
 
[1] 韓夢怡.從語境關系順應角度試析《圍城》中隱喻的德譯[J].語言與翻譯,2013(3):60-62,96.
[2] 姜琳琳.概念隱喻視角下隱喻英譯策略研究[D].南昌:江西師范大學,2016. 
[3] 李明.從尤金奈達的功能對等理論看《圍城》中的隱喻翻譯[D].上海:上海外國語大學,2009.
[4] Kohl, Katrin. „Metapher“. Metapher [A].in J.B. Metzler (eds.). Metapher. Sammlung Metzler [C]. Stuttgart: J.B. Metzler,2007.
[5] 胡學坤.隱喻翻譯的應用對策——以《圍城》為例[J].語文建設,2017(17):69-70.
[6] 謝曉科.隱喻文化翻譯策略探究——以《圍城》英譯本為例[J].牡丹江大學學報,2018,27(11):114-116.
[7] 錢鐘書 著,(德) 莫宜佳 譯.圍城[M].北京:外語教學與研究出版社,2016.
[8] 龔澤軍.璀粲的語言──略論《圍城》成語的運用[J].四川三峽學院學報(社科版),1998(3):81-83.
[9] 姚佳.論《圍城》俄譯本中熟語文化信息的等效傳達與翻譯[D].呼和浩特:內蒙古師范大學,2012.

作者簡介: 范 旸(1997,3-),女,江蘇啟東人,碩士研究生,研究方向:翻譯學,跨文化交際。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最新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影音先锋中文字幕人妻,9亚洲欧洲免费无码在线,久久高清一本无码,国自产在线精品一本无码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