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官方網站
當前位置: 主頁 > 收錄文章 >

以圖畫象形文字思維解析《山海經》的怪誕方國

2022-03-17 點擊:
李仕瓊
(深圳灣實驗室化學生物學研究所,廣東 深圳   518048)
 
摘要:《山海經》以志怪著名,其中的方國名及部分動植物狀貌描敘怪誕不經,不可能是現實的真實存在,故《山海經》的真實性一直受到質疑。作者研究認為,《山海經》中關于方國奇異狀貌的描敘,并不是針對該方國人的樣貌的描述,而是針對某種早期圖畫象形文字本身型貌的描述。作者研究發現,今本《山海經》雖然沒有圖畫或已失傳,但其相關文字描敘中,包含著典型的早期文字特征:涂色特征、方位使用、文字符號與語言的對應關系不嚴格以及符號體態帶圖畫性特征等。作者借助東巴圖畫象形文字的構圖思維,成功重構了《山海經》部分描敘的圖畫象形文字。作者進而分析認為,《山海經》早期流傳時代經歷了文字變革而導致誤解。作者提出,以圖畫象形文字的思維來解讀《山海經》描述的妖魔鬼怪,可為研究《山海經》真相及我國早期文字發展過程提供一種新的思路。
關鍵詞:山海經;方國;圖畫象形文字;早期文字
中圖分類號:H12;I206.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6-4110(2021)12(a)0126-05 

Analysis of the grotesque countries in The Classic of Mountains and Seas with pictographic thinking
LI Shiqiong
Institute of Chemical Biology, Shenzhen Bay Laboratory, Shenzhen, Guangdong, 518132, China

Abstract: The book of The Classic of Mountains and Seas is famous for its strange images, in which the names of countries and some animals and plants describe the grotesque, which like demons and ghosts can not be the real existence of reality, and this is the most important reason of the book of The Classic of Mountains and Seas has been questioned. The author conjectures that the descriptions of the countries are not really the appearance of the country people, but the appearance of some early pictographic characters. The author finds that although there are no pictures in this book or it has been lost, there are obvious characteristics of ancient picture characters in the description of its words,such as the color painting, the use of orientation, the lax correspondence between characters and language, and the pictorial features of symbols. With the help of Dongba pictograph and oracle bone inscriptions, the author reconstructs the picture content described in the book of The Classic of Mountains and Seas in the form of pictures to help understand. The author further speculates that the early The Classic of Mountains and Seas may have experienced the transformation of characters in its spreading period, either reorganizing and replacing a more ancient pictographic system with a new symbolic character system, or with another character system, and the description of this ancient pictographic hieroglyph is fortunately preserved in The Classic of Mountains and Seas. The author points out that it may be a new way for us to study The Classic of Mountains and Seas and the development of ancient Chinese characters.

Key words: The Classic of Mountains and Seas; Countries; Picture hieroglyphics; Early writing
 
     我國眾多古代寶籍中,《山海經》以怪誕著稱并飽受爭議,因此,對《山海經》所記錄的似人非人、似物非物的方國等怪誕內容進行合理解釋,是還原《山海經》科學、嚴謹的古代地理志本來面目的關鍵,也是重塑中華民族遠古歷史地理真相的一個重要依據。作者經反復思考與推敲,參考現存的東巴文、甲骨文等圖畫象形文字構型特點與文字發展歷史,認為《山海經》中記載的關于方國之奇異狀貌的文字內容并不是針對該方國的人與物的貌狀描寫,而是在描述或轉述某種古老圖畫象形文字的狀貌,這些圖畫文字內容正是以表音和/或表意的方法來指代各方國的名稱,所記錄的正是我國遠古地理歷史的真實世界。

 

1  《山海經》描敘的圖畫包含著典型的早期文字特征

    《山海經》的述圖特征非常突出,特別是《海經》部分記載的方國,其文字內容描敘的一幅幅圖畫栩栩如生、躍然紙上。仔細解析,這些圖畫中包含了早期文字的四大典型特征:一是涂色的特征,二是方位的使用,三是文字符號與語言的對應關系不嚴格,四是符號體態帶圖畫性特征。
1.1涂色特征
      涂色現象在早期文字中普通存在。我國迄今為止被認為是早古老的文字甲骨文基本已不涂色,但仍保留著滑黑、涂朱等個別現象。通過《山海經》的文字描敘,我們可以看到明顯的涂色特征,其色彩涵蓋了我國古代崇尚的青、赤、黑、黃、白五種顏色。如《海外南經》的比翼鳥:“其為鳥青、赤”;厭火國“在其南,獸身黑色”;不死民“其為人黑色”等。這里分別提到青、赤、黑三種顏色!逗M馕鹘洝返臏缑渗B“為鳥青、赤尾”;一臂國“有黃馬虎文”;奇肱國“有鳥焉,兩頭,赤黃色”; 䳐鳥、���鳥“其色青黃”;巫咸國“在右手操青蛇,左手操赤蛇”;并封“其狀如彘,前后皆有首,黑”;白民之國“白身披發”等。這里分別提到青、赤、黃、黑、白五種顏色!逗M獗苯洝返牟└竾“右手操青蛇,左手操黃蛇”;北方禺強 “珥兩青蛇。踐兩青蛇”等。這里分別提到青、黃兩種顏色!逗M鈻|經》的奢比尸國“珥兩青蛇”;黑齒國“為人黑,食稻啖蛇,一赤一青,在其旁。一曰在豎亥北,為人黑首,食稻使蛇,其一蛇赤”;雨師妾“其為人黑,兩手各操一蛇,左耳有青蛇,右耳有赤蛇。一曰在十日北,為人黑身人面”;勞民國“其為人黑;蛟唤堂。一曰在毛民北,為人面目手足盡黑”等。這里分別提到青、黑、赤等顏色。
1.2方位使用
     王元鹿先生認為,愈是原始的早期文字,使用方位來表義和別義的傾向就愈加明顯!渡胶=洝酚绕涫恰逗=洝分蟹轿皇褂梅浅M怀。如《海經》各方國名,一般均標示為“在其某”,如“在其西南”、“在其東南”、“在其東”等等。此外,《海經》中記載的一些動物,也標明了其位置與朝向。如《海外南經》中的長臂國,言“在其東,捕魚水中,兩手保操一魚。一曰在周饒東,捕魚海中”,標出了捕魚者或水中、或海中位置!逗M馕鹘洝分械钠骐胖畤,言“在其北,其人一臂三目,有陰有陽,乘文馬。有鳥焉,兩頭,赤黃色,在其旁”,這里明確標注了兩頭有顏色的鳥“在其旁”的位置;又女子國“在巫咸北,兩女子居,水周之。一曰居一門中”,這里標出了“水周之”即水在四周的位置,或在“門中”;又窮山“在其北,不敢西射,畏軒轅之丘。在軒轅國北。其丘方,四蛇相繞”,這里標出四蛇在丘四周的位置!逗M獗苯洝分杏涊d的共工之臣,言“相柳者,九首人面,蛇身而青。不敢北射,畏共工之臺。臺在其東。臺四方,隅有一蛇,虎色,首沖南方”,這里標出了共工臺的方位及蛇首的方位。
     文字符號與語言的對應關系。早期文字因符號與語言的對應關系并不嚴格。雖然今天我們已經見不到早期圖畫版的《山海經》,但從今本《山海經》的文字描述中,我們仍能找到一些關于文字符號與語言對應并不嚴格的證據。如《海外南經》有三株樹,言“在厭火北,生赤水上,其為樹如柏,葉皆為珠。一曰其為樹若彗。”這里提到的“樹如柏”,一說“葉皆為珠”,一曰“若慧”,如果都是從文字到文字,不太可能出現這種在字數及名稱上都有差異的情況,這多是由于早期文字仍為圖畫象形文字,才可能出現這種語言與文字的不對應。再如“羿與鑿齒戰于壽華之野”一節,言“羿持弓矢,鑿齒持盾。一曰戈。”“弓矢”與“戈”字數不同,形狀亦不相同,之所以出現差異說法,也可能是在述圖,故“弓矢”與“戈”出現了混淆。再如《海外西經》有女子國,言“兩女子居,水周之。一曰居一門中。”這種“水周之”或曰“居一門中”,是典型早期文字符號與語言不對應的特征,也是因為述圖產生的差異。
1.3符號體態帶圖畫性特征
     早期文字符號體態帶圖畫性特征,是早期文字最常見的特點,這一點在《山海經》中也表現得十分明顯。如:《海外南經》周饒國,言“其為人短小,冠帶”,這是在強調圖形中“人”的形體;《海外西經》長股之國,言其“被發。一曰長腳”,“被發”、“長腳”都是典型的體態帶圖畫特征;《海外北經》跂踵國,言“其為人大,兩足亦大。一曰大踵”,這里“大”、“足”,也是體態帶圖畫特征;《海外東經》大人國,言“在其北,為人大,坐而削船”,這里的“坐而削船”也是體態帶圖畫特征。


2 《山海經》的圖畫象形文字是在表音或表意各方國名稱

     作者分析認為,《山海經》記載的貌似怪異的方國,并不是對該地人群外貌長相的描述,而是對某種圖畫象形文字本身的描敘,并且以表音和/或表意的方式,指代各方國的名稱。
     如:“一臂國在其北,一臂、一目、鼻孔。有黃馬虎文,一目而一手”,這里記載了這樣一幅圖畫:一只臂、一只眼睛、一個鼻孔,還有黃色的馬且有虎紋,也是一目、一手(前腳),從記載的圖畫,顯然通過“一臂”、 “一目”、“一手”表音并表意“一”這個詞(音),“臂”、“鼻”亦是表音并表意“臂”這個詞(音),所以圖畫整體就是指代一個叫“一臂”的方國名。再如,《海外南經》“結匈國,其為人結匈”,這個用一個結(雞)胸狀貌人的圖畫,表音并表意了一個叫“結匈國”的方國名稱;《海外南經》“比翼鳥,其為鳥青、赤,兩鳥比翼”,這也是用青、赤兩鳥比翼齊飛表音并表意“比翼鳥”這個方國名,而不是指這個國的人長得像兩只青、赤比翼而飛的鳥。
     以這樣的思維來理解《山海經》特別是《海經》中怪誕的方國名,所有的困惑似迎刃而解。如《海外南經》羽民國“其為人長頭,身生羽。一曰在比翼鳥東南,其為人長頰”,是用身上長羽毛表音并表意這個叫“羽民”的這個方國;厭火國“獸身黑色。生火出其口中”則以“黑”指代“厭”(疑為“玄”的同音借代),再加“火” 表音并表意這個叫“厭火”的方國;“貫匈國,其為人匈有竅”亦用胸中有孔的圖畫方式表音并表意這個叫“貫匈國”的方國;“三首國,其為人一身三首”也是用三個“頭”表音并表意這個方國;“羿與鑿齒戰于壽華之野,羿持弓矢,鑿齒持盾。一曰戈”則直接用的是一幅圖畫,描敘了一個曾經發生戰斗的地名并以這場戰爭為方國名。


3  借助東巴文構圖思維重構《山海經》描敘的圖畫象形文字

    東巴文是一種典型的兼備表意和表音成分的圖畫象形文字,屬于早期文字,“既是文字,又是圖畫,正在由圖畫變向文字的過程中”,其文字形態十分原始,甚至比甲骨文的形態更加原始。借助有“象形文字活化石”之稱的東巴文的構圖原理,可幫助我們更好地理解《山海經》記載的是一種古老的圖畫象形文的推論。
東巴文字的圖畫,源于對現實生活的寫實,其狀貌與現實生活中的人與物非常接近,從圖畫文字中可以很容易看出是什么東西或描敘什么事情。然而,完全用圖畫來標識現實世界,一則書寫過于繁瑣,二者有很多詞語特別是助詞沒法用具體的形貌來標識,所以東巴文也通過增加特征標識以及向文字符號線條化發展來進行不同的文字表達。比如“人”,東巴文雖然都是以人的型體來造這個字,但“人”又分很多種:大人、小人、男人、女人,女人又分少女、婦人、孕婦等,故又在“人”字的基礎上通過增添特定的或約定俗成的符號特征以示區別,如不同的頭飾符號或在“人”旁添加一些標記符號等,以區別與指代不同性別、不同地區、不同年齡的“人”(參見圖1)。
 
 
 
圖1 東巴象形圖畫文字中人文部文字示例

      顯然,當這些特征固化成東巴民族約定俗稱的圖畫文字符號以后,認識東巴文的人則很容易理解這些圖畫文字符號所代表的意思,但如果我們再用漢語來描敘這些圖畫象形文字本身,文字敘述本身可能會給人以怪異的感覺。如“藏人”這個圖畫象形文字,描敘的文字內容可能會是這樣的:“藏人,其為人,頭上有珠,珠后有毛,一曰須”。再如“漢族”這個圖畫象形文字,描敘的文字內容也可能是這樣的:“漢人,頭上有冠,左邊有樹。”如果不是看到東巴圖畫文字本身,僅憑這些個描述文字,讀者一定會誤以為古代東巴人眼中的“藏人”或“漢族”是一種長相奇特的人種,正如我們今天讀到《海經》中描敘的方國名所產生的怪誕聯想一樣。
     按照這樣的邏輯思維,作者參照東巴圖畫文字及甲骨文等古文字構形特點與方法,將《海外南經》部分方國名依文字描敘內容進行了圖畫象形重構(參見圖2),發現是完全可行的。當然,作者嘗試部分重構之《山海經》方國名圖畫象文字,只是參考東巴文圖畫象形文字的構字心理和元素并依據經文的描述進行的推測與想象,與真實存在肯定有較大的差距,作者只是想證明以圖畫象形文字的思維來理解《山海經》中記載的怪異方國名稱是可行的。
 
 
 
圖2  作者參考東巴象形文及甲骨文重構的《海外南經》部分方國名圖畫文字
 
    事實上,我國傳統文化還可以找到一些殘存的證據。如《海外西經》有言:“軒轅之國在此窮山之際,其不壽者八百歲。在女子國北。人面蛇身,尾交首上。”今天,我們依然流傳著的伏羲女媧交尾圖,與文中描敘的“人面蛇身,尾交首上”的圖畫直接對應,作者認為,伏羲女媧交尾圖就是我國早期圖畫象形文字的孓遺。


4  討論:《山海經》提示的早期文字變革

     本文認為,《山海經》中關于方國名及部分動植物奇異狀貌的描敘,是針對某種早期圖畫象形文字本身的描述,換言之,《山海經》中記載的怪異方國(地名)及動植物名原本是用一種更古老的圖畫象形文字來記載,《山海經》早期流傳時代歷經了文字變革,今本《山海經》用一新的文字系統整理、替代了更古老的以圖畫象形文字系統寫成的《山海經》。
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的發現。
     我國現廣泛使用的現代漢語屬于表詞-意音文字,已經是一種非常成熟的文字系統,而和現代漢語一脈相承被認為是我國早期最系統、最成熟、最有確鑿證據的文字當屬甲骨文。甲骨文是一種更加符號化、相對成熟的文字,但仍保留著象形及圖畫的特點。此外,在我國文字家族中,已發現的各種民族文字近百種,近現代仍在使用的文字有三十余種,其中歸入古文字的還有納西族的東巴文、哥巴文、瑪麗瑪莎文、達巴文以及彝文、爾蘇沙巴文字、傈傈竹書文字、水文、方塊壯文、西夏文、契丹文、女真文等,它們或多或少保留著圖畫與象形文字的特征。目前,雖然對甲骨文的研究比較深入,但對甲骨文之前的歷史發展階段的認識幾乎仍是空白,比如甲骨文是由什么更早期的文字演化而來?甲骨文和至今我國廣大地區散布的零散的巖圖、圖語等是什么關系?甲骨文和東巴文等少數民族的圖畫象形文字又是什么源流?所有這一切,都缺少更多的證據與推論。
     作者從《山海經》記載的文字中發現了早期圖畫象形文字,對于研究早期文字是一個重要啟示。
     從文字發展的時間節點上看,《山海經》描述的舜禹時代,極有可能還在使用圖畫象形文字。傳說中,漢文字是黃帝的史官倉頡所造。許叔重《說文解字序》有言:“倉頡之初作書,蓋依類象形,故謂之文,其后形聲相益。文者物象之本,字者言孳乳而寖多也。著于竹帛之書,書者如也。”根據這種說法,倉頡初創的文字,可能就是圖畫象形類文字。如果《山海經》成書于堯舜禹時代,推算起來距離黃帝時代不遠,如果倉頡創造了圖畫象形文字,那堯舜禹時代可能還有使用。
     從《山海經》記載的文字內容來看,《山海經》似在不厭其煩地描述某種古老圖畫文字的細節,這反映的應是一種過程與轉變。
     文字的變革與發展是需要一定的時間。關于這一點,納西象形文字的發展,正好是一個極好的活例證。東巴圖畫象形文字雖然直觀,但圖畫繁瑣,書寫不方便,并且,東巴文并不是嚴格上的一音對應一字,而存在著一詞多音、有詞無音、有音無詞等狀況,故納西又產生了一種新的文字:格巴文。和東巴文相比,格巴文圖畫性減弱、符號元素性增強,且一音對應一字,屬于一種記音文字,懂得格巴文即可通讀經文。然而,由于傳統的使用習慣及影響力等原因,格巴文并未就取代東巴文,而是與東巴文呈并行流行狀態,且已有數百年之久。
     東巴圖畫象形文與格巴文長期并存使用的狀態,給了我們一個啟示:《山海經》成書時代文字可能也存在相似的情況,即一種更加符號化、更加簡化、更加系統的文字發明了,且正在逐漸取代古老、繁瑣的圖畫文字,而《山海經》特別是《海經》部分用文字的方式將這種圖畫文字的狀貌記錄了下來,沒想到卻成了后世難以理解的謎團。當然,《山海經》并不是所有的章節都如此這般不厭其煩的描述這些圖畫象形文字的細節,事實上,除了《海外四經》中多有關于方國名(或地名)的狀貌描述文字外,其他《海內四經》、《大荒四經》多只列出國名,很少或幾乎沒有針對方國名(或地方)的狀貌作更多描敘。
    總之,以早期圖畫象形文字的思維來理解《山海經》記載的怪異的方國名稱及動植物名稱,可為研究《山海經》真相及我國早期文字發展過程提供一種新的思路。

參考文獻

[1] 方國瑜編撰,和志武參訂.納西象形文字譜[M].昆明:云南人民出版社,2013.
[2] 李國文.東巴文化辭典[M].昆明:云南教育出版社,1997.
[3] 李仕瓊.山海經動植物初證[M].武漢:武漢大學出版社,2020.
[4] 劉釗.古文字構形學[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6.
[5] 王元鹿.比較文字學[M].南寧:廣西教育出版社,2001.
[6] 王元鹿.漢古文字與納西東巴文字比較研究[M].上海:華東師范大學出版社,1988.
[7] 袁珂.山海經校注[M].北京:北京聯合出版公司,2014.
[8] 趙城編著.甲骨文簡明詞典----卜辭分類讀本[M].北京:中華書局,2009.
 

作者簡介:李仕瓊(1967-),女,云南曲靖人,碩士,助理研究員,研究方向:《山海經》動植物及古代地理、文化研究。
 

往期雜志 | 收錄文章 | 最新資訊 | 期刊簡介 | 加急審核 | 投稿須知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主管單位:黑龍江省委宣傳部 主辦單位:黑龍江文化產業投資控股集團有限公司 國際標準刊號:ISSN 2096-4110 國內統一刊號:CN 23-1601/G0
文化創新比較研究雜志社版權所有@|本站僅作征稿宣傳 京ICP備2021023680號-2
影音先锋中文字幕人妻,9亚洲欧洲免费无码在线,久久高清一本无码,国自产在线精品一本无码中文